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這是銀他媽同人,很囧的銀他媽同人,很可能坑的銀他媽同人orz

最近越來越覺得自己廢柴……
啥也寫不出來……大腦便秘……(喂)

減肥難道會減掉腦細胞?!不對!這都是藉口!都是懶惰的我的藉口!(甩淚狂奔)

於是……就算再囧再見不得人也要把它扔上來!以示警戒orz(不看書不構思的後果就是這樣!就會成為MADAO,淚!)



1

今天天氣很好,于是銀時一如既往地坐在走廊邊上面對庭院發呆。

院子裏的桑樹被風吹得“嘩啦啦——”一陣響,天邊的流雲就像浪花一樣起起伏伏。掏著鼻屎,銀時面無表情地冒出“啊今天又是一個無聊透頂的日子”諸如此類的想法。

那個青澀又單純的年代還沒有所謂的性教育也沒有所謂的春宮畫,于是天然卷阿銀的思維還停留在“小嬰兒是包在卷心菜裏被人挖出來”的層次。

他曾無數次思考松陽老師是怎樣不辭辛勞地把他、假髪還有坂本從地裏刨出來帶回家的。

嘖嘖,一定很辛苦吧。



想著想著,轉頭看向身邊認真看書的假發,銀時不由得皺眉:
明明都是老師一起挖回家的,為啥這傢伙就有一頭蒼蠅趴上去都會骨折的頭髪啊?

“切,不公平。銀桑我非常火大啊。”

“銀時?怎麽了?”桂一臉茫然。

“沒啥,借你頭發擦擦。”銀時毫不客氣把手指插進了桂閃亮閃亮的頭發一陣猛戳。

“好痛!你幹嘛啊笨蛋!”

“嘖嘖真愛抱怨——假髪你知不知道鼻屎是很有營養對頭發很有好處的寶物啊?”

“那你幹嘛不擦在自己頭發上!還有我不是假髪是桂!”

“切,不要像老太婆一樣啰嗦好不好——對了,下次我們一起去挖卷心菜。”

“咦?為什麽?”

“人太少了的說。辰馬那個白癡白天都在睡,只有晚上才精神百倍,你又只知道看書,一點都不好玩。幹脆假髪你陪我去挖幾個小孩回來一起玩好了。”

“都說了不是假髪是——”


“銀時,小太郎,還有辰馬,快過來喔——”

“松陽老師!!”

撒開腿奔到玄關,銀時發現松陽老師牽著一個陌生小孩的手,微笑著招手。

“來,認識一下吧,他叫高杉晉助,從今以後就是你們的伙伴了喔。”

桂慢慢走過來,鞠了一躬。
“高杉君,我叫作桂小太郎,這個天然卷叫坂田銀時。我們都是松陽老師的學生,請多指教。”

“……”高杉別過臉去,縮在了松陽老師身後。

“別害羞喔高杉君,出來打個招呼吧,”松陽老師微笑著側身,拉住高杉,“銀時,小太郎,高杉以後就拜托你們照顧了。辰馬呢?怎麽不見他?”

“…睡得跟死豬一樣。”銀時挖著鼻孔,面無表情。

“太好了,又多了一個人呢!”桂轉頭對高杉笑了笑,“有什麽想問的事情都可以問我喔,高杉君。我會幫你的!”


(真是的,幹嘛這麽熱情。)

看著桂毫不猶豫地牽住高杉的手,把他拖進屋子四處轉悠,跟在後面的銀時一臉不爽。

(假髪就沒有主動拉過我的手。)

(假髪就沒有對我笑得這麽、這麽……惡心。)

(假髪他啊……)



額頭”吧唧“爆出一縷青筋,銀時想也沒想就撲過去扯開桂和高杉的手,狠狠瞪住高杉:

“喂,死小鬼——你老媽沒教過你不要對別人的東西出手嗎銀桑我非常不爽啊要知道銀桑很窮長這麽大就只有鼻屎和假發這兩樣玩具而已啊!”

磅——

話音未落某天然卷就被看似弱不禁風的桂一記左勾拳毆了個懸空三周落地屁股朝天。

“不要欺負新人啊渾蛋!還有誰是你的玩具啊!!不要把我說得好像和·你·上·面·的·洞·出·來·的·垃·圾·一個級別!聽明白了嗎你這混賬天然卷!”


桂揮了揮看起來纖細白嫩的胳膊,這在因為生理性疼痛而滿眼淚光的銀時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所以當多年後攘夷志士們尊稱桂為“狂亂貴公子”的時候,他忽然無比懷念地,忍不住想流淚。




2

銀時注視著桂的背影,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從小到大,欺負假髮就是他坂田銀時的專利。結果當某個叫高杉晉助的小矮子出現之後,假髪就一心撲在他身上,壓根不睬自己了。

對著假髪耳朵吹氣,被無視。

將鼻屎彈在假髪書上,被無視。

摟住假髪細腰,臉湊過去死命蹭他的背,依然被無視。


以前絕對會第一時間反抗,紅著臉說“討厭!銀時你幹嘛”之類的,結果現在卻——

坂田銀時,12歲,第一次體味到了“只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的悲苦心境。

掬一把辛酸的淚,他決定要不抛棄不放棄,繼續努力!


于是趴了過去小心翼翼地問。

“呐,假發。”

“嗯?”桂捧著書本頭也不擡。

“你說,高杉和銀桑我誰比較可愛?”

“當然是晉助了。”

(喂喂!已經從“高杉君”發展到“晉助”了?!你個沒良心的!)

銀時吞了口唾沫,恨恨地繼續說:
“那,我和坂本誰比較可愛?”

“坂本。”

(喂喂不要那麽快回答啊至少猶豫一下吧?!銀桑我會受傷的——可惡是已經受傷了吧?!)

“那……和村裏的大雄比……”

“銀時,你今天話好多,我都沒法看書了!…算了放心吧,至少你比某樣東西可愛。”

“……什麽?”

“鼻屎。”


(啊啊啊啊啊啊!!這傢伙!!!)

(本想溫柔一點的,他竟然踐踏銀桑柔弱纖細的少男心——)

(可惡實在是太可惡了假髮你墮落了你會被愛之神踹下地獄的——)


在心底爆發了無數聲呐喊後銀時猛地昂頭,決定反擊。

“假髮你藏在枕頭底下的栗子大福被壓得比大便還大便,於是銀桑我好心幫你吃掉了說,要好好感激我啊。”

挖著鼻孔銀時打了個哈欠。他跟自己打賭,假髮一定會猛然回頭然後說“啊!那是我留給高杉的!”

看,果然一臉義憤地回頭了。

嘖嘖,銀時吹了吹手指,開始哼哼著掏耳朵。

“啊!那個本來就是我留給你的,吃就吃了呗……”

“哈哈真抱歉啊~~誰叫銀桑我就是覺得別人的東西更好吃嘛——啊,啊嘞?!留給我的?假髮你什麽時候開始關心我了!!不是有啥好的都會給高杉那小子嘛?!”

“喔,他說不愛吃甜食,所以我覺得還是留給你比較好。”

桂起身,頭髪一甩,走人了。



那一刻銀時真的很想揮拳砸下,把本來就嘎吱直響的地板轟出個大洞以示憤慨,但,他忍住了。

坂田銀時,在村子裏一出現就能讓小鬼嚇出鼻涕、大人噴出飯粒的孩子王,怎麽會輸給高杉那個蹬著木屐也只能達到別人乳頭高度的矮豆丁!

(假髪你眼殘了吧?!)

(絕對是眼殘了說不定連大腦的最裏面都殘掉了啊!!)

(怎麽辦啊假髪你都還沒有出嫁就壞掉了銀桑我該如何是好啊!!)



-----炸就是這樣了!我只是想欺負銀時而已於是就這樣了!
如果真要寫下去估計銀桑他就只有去村裡的菜田挖卷心菜了!
就這樣!
於是我頂鍋蓋逃走了,XDDD(毆飛)

爬下去更新模版和BGM去XD~
Comment

No subject

咦..完了!我還想繼續看啦~阿遠繼續寫吧XD
小時候的大家都好可愛..
不過阿銀被假髮拋棄啦> <(雖然我是高桂>銀桂)
“至少你比某樣東西可愛。”
“……什麽?”
“鼻屎。”
我真的笑了XDDDDD
我發現鼻屎出現的次數比辰馬還要多!!!

說是阿遠的新版面好清涼~
花花好有夏天的感覺!(自家blog最近也是花花版面XD)

No subject

完了被ta發現了!XD

鼻屎簡直就是這篇文的關鍵了XD(喂!)

辰馬是下一次會出場,至於為啥之後看就知道了(這樣說你打算寫下了?!0 口 0)

哦哦哦其實這篇文人家本來是要寫高桂的,可是為啥它就變成了銀桂了呢?!

嗯嗯於是爲了ta我會努力XD

總之這篇是人物形象全毀……而且因為我真的很喜歡挖鼻孔的阿銀……所以……

所以……XDDD(少了鼻屎的銀桑就不是銀桑了!你騙鬼!)


P.S:其實也是覺得夏天到了所以想換個清爽點的模板=v=+
能夠和ta心有靈犀實在是太好了XD~

No subject

再怎么说也比不动手好 ·v·
配图吧 ·v·...

上一版和头像同步率比较高呢。不过夏天还是这个风格好~(趴在草地上滚过来滚过去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