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C命題文] 畫像中的自己(未完~)

前言:這篇故事涉及的諸神名,採用的多是羅馬名而非希臘名。
文中的洛倫佐家族的原型是文藝復興時期的梅第奇家族。
= v=歷史上的洛倫佐·梅第奇是偉大的學者,外交家政治家~被稱爲“豪華者”。不過文中人物皆為虛構,不需考據^v^。


-ZERO-

被風揚起的斗篷脈脈鼓動,比夜更。他在深夜的街巷中跌跌撞撞,留下一串濕漉漉的腳印。

“菲爾,是你嗎?”
“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快,帶我走!我們一起離開這裡——”
亞厤山拉的聲音依舊回蕩耳際,如果不是佛羅倫薩貧民區的小徑好似迷宮般曲折,他一定會閉上眼狂奔然後告訴自己這只是夢境。
隆隆心跳如潮水襲來,湧滿整個耳道。他聽見腳步聲,一步步一步步,輕柔地,似有還無。
他明白那是死神的腳步。

“啊……”
捂住胸口他再次想起亞厤山拉面頰上滑落的淚。在這漆,無月的夜裏,那淚水宛如暴風雨前的閃電,擊中了發抖的自己。
猛然回頭,他喃喃低語。
“亞厤山拉,對不起……”
“我……”


-ONE-

12 嵗的提亞是佛羅倫薩最著名的壁畫大師,比埃爾的弟子。
比起上帝的指引,提亞更相信是由於那與年齡毫不相稱的卓越才華,讓大師從被血腥味熏染的屠夫家中帶走了用豬血塗畫聖母像而被父親視爲異端教徒奮力毆打的自己。
當屠夫抹了抹被汗水糊溼的眼瞼,看清眼前的男人一手拉著自家髒得像豬崽的第五個兒子,一手提著飽滿的錢袋不停晃蕩時,他忽然在金幣叮叮噹噹的伴奏聲中發現這個紅頭髮的中年男子正是在聖母大教堂作畫的畫家。

於是提亞就這樣離開了佛羅倫薩郊市終日泥濘的街道,來到了一個難以言喻的世界—— 一個與上帝,與諸神最爲接近的世界。

即便事過境遷他仍能憶起當時比埃爾對自己說的話。
“孩子,你得發誓永遠不再褻瀆,玷污上帝贈與你的禮物,你有天賦,藝術的天賦!”
“跟我走,今後你將會用蛋清、蜂蜜、無花果的汁液在散發清新石灰味的干壁上作畫,而不是用骯髒的畜血在龜裂的土墻上亂塗一氣。”
“…你願意跟我走嗎?”

“……”提亞發覺這個衣著素淨的男人緊緊地,毫不介意地握住了自己沾滿豬血的手,他羞怯而感激地笑笑,點了點頭。
“我叫提亞,你…您的名字是……?”
“很好。”男人露出了讓他身著的森青色長袍也變得柔暖的溫和笑容。
“我,比埃爾,是這座城市裏,繆斯最爲中意的男人。”


-TWO-

最初的一年,提亞負責照顧比埃爾的日常起居,購買各種顔料,畫紙與調和劑。他也在大師作畫時守在一旁靜靜觀看,或是遞上大師需要的任何物品。
他也會在空之時,折一截樹枝在泥土上作畫。

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到某日比埃爾發現廢棄的花園裏竟然有一幅天使報喜圖爲止。從此,提亞過上了用亞麻布作畫,並替大師在角落畫上某個調皮小天使或是謙卑聖徒的日子。


-THREE-

17嵗的提亞不僅是壁畫大師比埃爾唯一的弟子,也是一位小有名氣的畫家了。
在陪同老師比埃爾前去“權貴者”——萊蒂奇·洛倫的宅邸之前,提亞從未料到愛情女神竟會容許那個光著屁股撲扇翅膀的小男孩將愛情之箭輕易射入了自己心窩——生生地,毫無徵兆地,當他看見亞厤山拉·洛倫佐與菲提涅爾·洛倫佐自環形階梯款款而下時,他幾乎以爲自己見到了現世的狄安娜與阿波羅。
大師被那位牢牢握緊佛羅倫薩心臟的男人召喚而去,與一群尊貴之人談論繪畫與詩歌。而提亞則被留下,面對兩位同樣年輕的洛倫佐。
金子般璀璨的捲髮,仿佛東方翡翠般攝人的眼眸,大理石般潔白的肌膚上點綴著的玫瑰色紅暈……
在心底長長地嘆了口氣,提亞不由屈膝,向眼前這兩尊上帝精心雕製的傑作深深行禮。

出乎他意料的是,兩位貴族相視一笑,以同樣的方式向他回禮。
“我們常聼人說起你,你的名字與大師比埃爾一同,總是與彌諾爾瓦和繆斯的祝福連在一起。”
“咎恩山教堂天頂的末日審判圖是你畫的,對嗎?那真是…太美了……亡者們仿佛剛從地底爬出,他們身上還殘留著泥土與死亡的氣息,我甚至可以聞到……”
“亞厤山拉,在肅穆的廳堂内不適合說這種話,”菲提涅爾垂眼暗示自己的小妹,轉頭向提亞微微一笑。
“讓我們移步至外面的庭院,盡情談論那關於信仰與聖潔的藝術吧,她是如此動人而又美麗。”
Comment

No title

啊啊,未完的故事總令人充滿了懸念,越來越期望著遠遠下一章的故事了~~

No title

努力在脑中勾勒两个贵衣公爵的形象了-V-
这个时代背景很有吸引力

No title

完了再來補讀後感...遠遠現在很會說故事了呢~加油~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