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爬牆擅闖者,咬殺。

不要突兀的劇情不要塞責的言語。
我發誓會像愛自己的孩子一樣愛你們,像對待FH和青幻的每一字一樣斟酌你們的每一個動作。

我發誓他絢麗如畫的紋身與你白皙稚嫩的頸項一樣引人遐思。
我發誓他明若初陽的笑容與你害羞時粉色的眼角一樣令人心折。
我發誓他俏皮的睫毛同你桀驁的眉角一樣動人心魄,就像你們的髮色。那是夜與太陽的顔色。

宿命的顔色。


-----------
於是在發著這樣的痴喊的同時我一邊想起DH之美一邊看著畫得很棒的國内DH同人圖然後淚流滿面。

第一次像這樣,仿佛跌斷了腳般跌進一個坑名叫DH的坑裏爬不出來。
想到他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在原作中同時出現就覺得心酸。我總是害怕BOSS要麽死掉了要麽就是變成了大反派。

沒錯某人忽然開始泣的原因就是被自己的妄想殺到。妄想中BOSS是幕後手,雲雀終于見到了那匹蠢蠢的跳馬發現他依然頂著一頭燦爛明媚的金髮笑容卻再也不那麽晴朗了。

BOSS的笑容變得陰婺俊美,就像隱有烏雲的天空讓人喘不過氣。
在多年未見之後是這兩人仇人相見的時刻。驚愕的雲雀與冷峻的迪諾。於是就在那一刻一切都凝固了。

在抹著鼻子的時候我希望這只是自己吃飽了飯沒事做產生的幻想,永遠是。

很多時候,在被失望與絕望淹沒的時候,在恨著別人恨著自己恨著這個城市灰色的天空的時候,在一個人輾轉乘車,扯著裙角提著大包小包回到寢室,一個人逃課然後默默寒冷的時候……

每一次,只要想起並盛的天台上,鐵絲網前BOSS不顧那一頭金髮被風亂亂撩起,微笑著說,“恭彌”,想起雲雀高揚眉角揮動拐子冷冷扔下一句“咬死你!”,我就會覺得幸福。
不自覺地嘴角上揚,溫暖地,仿佛得到了兩人份的擁抱一般。
被人需要被人想念,那兩個人一定在彼此的眼底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永不磨滅。
就像睫毛覆蓋眼瞼,就像鞭子掠緊雙拐,就像夜總會呼喚又一日,烈陽終將到來。
我相信這是命運的羈絆,我相信你們一定會得到很多祝賀,我相信你們一定會幸福。

就算你們的世界最後一片暗。

-----------------
唉,於是發現我自己真的掉坑裏了orz
噴~其它都是浮雲,DH是最高的最高的如果俺這廢柴要出本第一次一定要毫無保留的獻給DH!!![激動地想揮刀亂划ing....]
就算我的年紀和實力完全不成正比,在想到DH的時候依然願意爲了他們燃成灰燼。
Comment

No title

年龄跟实力不成正比-->这不是我的写照么OTL

远远,咱会支持你的!!!
只要有爱!!!没有不可能!!!

No title

XDDD點頭,多謝白白支持偶們一起燃燒吧!!
俺去新東方都會帶本子去畫圖的[毆打]

一定要爲了DH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啊啊啊啊——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